忍者ブログ
[我时常在想,其实杀人犯与医者之间,没有本质的区别。救世与屠杀,往往到最后时刻都只是一念之差。而你只是在做出选择。]
[18]  [17]  [16]  [15]  [14]  [13]  [12]  [11]  [10]  [9]  [8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+Without Compassion+

前言:我对前一段时期生活的某些想法。

配对:HP/DM/HP

~~~~

生活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谎言,而我们就是那个设计者。


走廊里几乎是空无一人,但这么说或许也不那么准确。少有两个人,他想。他——以及身后某个与这个故事无关的人。现在他们正走在过道里,残破的灰色墙壁压抑得人喘不过气。他深深地吸进一口气,跨入那道囚禁的门槛后又将污浊的空气呼出来。如此循环反复。

黑色头发的男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他们两人的视线撞上,只有一秒钟,又飞快地移开。

Malfoy不确定自己是否想要狠狠地踹对方一脚,那双漂亮的绿眼睛在他的大脑里徘徊了不止一年两年,是很多很多年,继痛苦之后,快乐的感觉占领了Malfoy的内心。金发男人扯出一个古怪的笑容,然后坐下了,在那家伙正对面。他做了一个不容反抗的手势,跟在他身后的人在五秒钟后消失了。小小的牢房里剩下两个人,又是“二”,他想。

他们之间本来只有沉默,现在不是。金发男人拿出了纸笔,然后慢吞吞地说道:“我相信在这两天里你已经进行了某些深刻的考虑,那么还是原来的问题,你准备好交代一切了吗?”

对方再次抬起头来,绿色的眼睛永远那么明亮,比灰色的好多了,不是吗?他张了张口,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:“永远别想,我的回答只有‘不’。”

这种回答让Malfoy觉得世界正走向灭亡,但事实上,早在进入这个小房间时他的世界就在崩溃了。但现实世界距离崩溃又是那么遥远。毁灭的不是这个世界,而是他——真可笑。

“你确你想好了,Potter?”他握住羽毛笔的手在颤抖,为此他不得不在纸上写点什么。

“这是唯一的答案,Malfoy,你知道。”Potter眯起了眼睛,“我不会背叛,永远不会背叛。”

他知道的,在如此掷地有声的回答之下,他不得不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。他的梦想,他的未来,他的一切。他觉得他的信仰是绝对的错误。

Malfoy想起来那些人对自己的期望,想起那些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,想起太多太多因为战争死去的人。他们明明是不值得回忆的,无论是光明的一方,还是黑暗的一方,死者丧失的不只是生命,还有他们的价值。

我的信仰是否错误?哦,梅林,我不知道。

以死亡作为威胁的审问是最可笑的东西,他确定自己永远不会这么做,但是他不确定别人会不会这样做。所以他坚持自己来审问,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拯救这个灵魂,Voldemort不能得到他的灵魂,永远不能。

然而他错了,他甚至无法拯救自己。

“哦,”Malfoy倒抽一口气,他害怕了吗?“这样的回答只会给你带来死亡。”这么多天来,他第一次吐出这个词语。

“我知道。”Potter点点头,“我也不期望在这里活下去。”

可你必须活下去!Malfoy克制住这么大吼的冲动。他狠狠地压抑着自己,颤抖着说道:“即使你不这么认为,别人可不这么想。要知道,如果你死了,我们这边就会赢。”

Potter绿色的眼睛再次对上了一片阴郁的灰色,“包括你也这么认为?希望我活下去?”

“当然——”什么,“不,我是个Malfoy。”他抛出这个违心的答案,期待着对方的崩溃。

他做到了,黑发男子确实如此。


他再次走进那间破旧的小房间,同一时间同一地点,是在梦里。那是一年前发生的事,继Potter崩溃后,Malfoy又坚持进行了两次审问,他争取到了对方存活的时间。

两天之后,Harry Potter逃跑了,Voldemort几乎杀了Malfoy家唯一的继承人,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杀了Draco Malfoy,这场战争的胜利天秤就会向黑暗那方稍微倾斜。

~~~~

与其说活下去比较困难,不如说聚集起活下去的勇气比较困难。


Malfoy那双灰色的眼睛扫视小房间里的一切,就是没有停留在黑发男子的身上。他的傲慢令人厌恶,也是如此吸引人,Potter这么想。他走到对方面前,金发男子的眼神依旧冷漠,他甚至不愿意花一秒钟在黑发男子身上。真可笑,Potter厌恶地想,他记得他们的视线还曾对上一秒钟。

Potter能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十分干涩,但是他不得不说点什么,对吗?

“你想要什么,Malfoy?”

对方没有回答。

他又重复了一遍,“只要你告诉我们,我们会满足你的。你已经不是那边的间谍了,战争结束了,Dumbledore告诉我你是个间谍,凤凰社的间谍。”

闭嘴,Potter,别重复那么多遍那个词。Malfoy愤怒地张了张嘴,但事实上他没有发声。

“哦,不要冲着我大叫大喊,”Potter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犹豫的光芒,然后他又说道:“或许——你可以写在这张纸上。”Potter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的建议是如此愚蠢,永远,Malfoy这么想到。

“因为我想我还能看。”

这下,轮到Malfoy惊恐地睁大了眼睛,他终于抬起头来,灰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。他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,Potter是什么意思?谁来告诉他?!

然而他忽略了,所有的对话——或许它不该被称为对话,都是一个人在进行。你能想象的。

“他们毁了我的听力,”Potter撩起耳边的头发,继额头上闪电形的疤痕外,他的两只耳朵上又多了几道难看的伤疤。“倒不是这些伤疤造成的,你知道,一个咒语就能完成它,纯物理因素也可以办到。”

纯物理——是什么?哦,该死别用这么难懂的解释。Malfoy愤怒地瞪着对方。

“你也许不知道,对吗?”Potter继续说道,“在你结束对我的第四次审问后他们就这么做了,本来是准备把五官全毁了,不过在两天后我成功地逃跑了。”

是的,你逃跑了,却不知道是在我的帮助下你多活了几天。

一瞬间Malfoy只觉得罪恶感覆盖了全身,下一秒他又觉得同情对方,在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。Potter逃走了,于是总有人要背负罪名。两个看守的食死徒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
Potter的视线移开了,他不想对上那双充满同情的灰色眼睛,Malfoy永远不该如此。“别同情我,Malfoy,”他故意用恶狠狠的语气说道,“我不需要来自你的同情。”

我没有!Malfoy想大声抗议,但是他的喉咙太干涩了,所以他选择了沉默。或许,有那么一点同情——哦,该死。他忿忿地闭上了眼睛,难道就没有人能治疗Potter吗?Madam Pomfrey没能治愈他吗?

“你真是非常的奇怪,”Potter又说道,Malfoy在心里给了对方一个近似嘲笑的感谢,“在我不知道你是间谍之前,你明明是那么惹人讨厌,你恨我。可是现在你却给予我同情——只可惜我不需要。”

Malfoy在等待,等待一个机会。说出实话,说出真相。然而通常说出真相只会换取不信任,或者,怪异的同情心,非常恶心。

而Potter也在等待,等待对方崩溃。既然一年前让Malfoy见到自己崩溃的样子,那么今天也让他触及到对方的内心吧。

活下去,活下去。Potter想起在逃走的那个夜晚,他是这么想的。但是他依旧不知道,自己活下去的勇气来自哪里?

~~~~

你若以为我是个好人,那么你就大错特错。


当他得知自己的母亲为了躲避战争逃亡到了俄罗斯的时候,他决定离开这里。

从断裂的线索里,Potter总能寻找到什么,总有一天他会发现真相的,Malfoy明明知道这个。哪怕是对方无法听见声音,哪怕是对方学会唇语,但这解决不了实质问题。总有一天他无法再隐瞒下去,总有一天他无法再以做做口型或者是书写的方法去欺骗Potter。

可是他想他不需要同情,来自Potter的同情让他觉得恶心。

要知道,总有人为那次逃亡而付出代价,总有人会牺牲的,作为对Harry Potter进行了四次审判的人怎么会不受到责备?Voldemort毫无犹豫地取走了他的声音,对于一个合格的巫师来说,这比是一个哑炮还糟糕。哦,失去了声音的梅林,你能以何种形式发出咒语?

这个决定很快付诸于实践,他几乎没有时间带上早就不用的魔杖。但那没有什么意义,失去声音的巫师不再需要魔杖,他早该扔了它。Malfoy花了很长时间寻找他的母亲,在麻瓜世界的旅行几乎让他崩溃,他唯有靠感冒这个借口来隐瞒他失去发声功能的事实。然而从麻瓜们眼里透出的怀疑总是加剧了他的惊慌,Malfoy们擅长伪装,只是——从未有一个Malfoy不得不装作他是因为喉咙嘶哑而无法发声。

但当他再次对上那双绿色的眼睛时,他几乎想踹自己几脚——哦,尽管那不可能。他居然忘记去请求别人在自己身上施加一个反追踪咒!

Potter的眼神总是那么冷漠,当然,对其他人不是这样的,只有对Malfoy才是如此。他重复着两个月前的问题:“你想要什么,Malfoy?”

他张了张嘴,以无声的方式说道——我想要离开,让我离开,该死的Potter。

然后Malfoy看见Potter的眼睛里闪烁出危险的光芒,他听见对方在说什么。不会说话的梅林呀,我完蛋了,他想。

“在你这一个月的‘旅行’里我一直在观察你,你没有告诉我——”他听见对方以破碎的声音嘶吼道,“你在欺骗我你这个混蛋——你根本就失去了这个能力!你利用了我听不到你的声音来……”

Malfoy只是冷冷地盯着对方。如果我一早知道你失去了听力或许就会对着你做口型,让你永远都不会怀疑。

他又张了张嘴——来什么?欺骗吗?

不,不是这样的。他突然笑了,然后“说”道——来拒绝你的同情,正如你拒绝我的同情一般。

~~~~

事情的外表不如我们见到的那样,谎言有时候也不是谎言。


“我希望我们能谈谈。”Potter最后说道。

Malfoy点了点头,然后他们走进了一家咖啡店。他们要了两杯焦糖玛奇朵,然后坐在那里。人们总是希望通过对话来解决问题,或者暴力也行,但是哪个更加有效率谁也不知道。Malfoy觉得他们应该打上一架,然后他就能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“你可以——”

不,我不会选择写字的,Malfoy摇了摇头。他知道Potter要说什么。

“那好吧。”Potter说道,“我……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,我能感觉到。我相信你也这么想。”

Malfoy握住杯子的手不那么稳了,它在微微颤抖。但是他继续听着,反正他也说不了话,不是吗?

“但它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糟糕,我一直不愿意承认的就是,我似乎没有如你想象得那样痛恨你。在某种程度上,我觉得我们甚至是——在互相帮助。”Potter说道,“没错,你在帮助我,而我也想帮你。”

Malfoy撇了撇嘴——比如说?

“你是指你帮我还是我帮你?”

Malfoy发出一声怪异的哼哼声,Potter明白了那是什么。然后他说道:“你帮我的,仅仅是说我,不是指凤凰社——就是那四次审问,没有那几天我活不下去,我也无法想到逃走的方法,或许这其中你甚至帮助了我进行逃亡。”

“而我想帮你,是希望哪怕你失去了说话的能力,依旧留下来。你应该留下来,面对它。”

面对什么?Malfoy挑起了一边的眉毛,他的心在跳动,以不正常的速率。

“你真想听知道?”Potter突然笑了,带着顽皮,也带着释怀,仿佛压在他身上的(或者说心上的)大石头终于被搬走。

是的——Malfoy点了点头,尽管他觉得自己应该摇头。他还没准备好,哦,一直以来他总是告诉自己没有准备好,一种该死的心理暗示。

“因为我们是如此相似。”

Malfoy呷了一口咖啡,抬起头盯着对方——你想说生理还是心理?

“两者都有,尤其是在我知道我们失去的能力是可以互补的时候,我就更加确定了。”Malfoy能感觉到Potter向前倾斜了他的身体,他感觉到自己也在这么做。

他突然扯出一个古怪的笑容,和一年前的那个笑容相差无几。然后他伸出手在桌子上写了什么东西,动作又轻又快,他不期望对方能看懂,但是他想对方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。

[我想我也这么认为。]

然后他看到绿色的眼睛——没有同情或者怜悯,他知道自己眼里也没有那种东西。下一秒他又能感觉到来自Potter唇上的温暖,Malfoy所做的只是微微张开了嘴。

+Fin+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截止日期+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崩坏的倒计时+
主人寄语+
Author:Sheffield/青
E-mail:enit_ss@126.com

近期
- HP/DM/HP
- Tony×Maxxie
- 折原临也×纪田正臣

2011年
- Skins
- Lie to me
- Glee
- The Big Bang Theroy
- SPN可能

九型人格第四型 悲情浪漫者
检查者ISTJ

♥其实博主她基本上是个废♥
回忆录+
事件薄+
地平线+
free counters
有氧呼吸+
Powered by Ninja Blog Photo by COQU118 Template by CHELLCY / 忍者ブログ /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