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[我时常在想,其实杀人犯与医者之间,没有本质的区别。救世与屠杀,往往到最后时刻都只是一念之差。而你只是在做出选择。]
[20]  [19]  [18]  [17]  [16]  [15]  [14]  [13]  [12]  [11]  [10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+深度睡眠+

配对:临正/隐静临静

这种事故其实不算是悲伤,它发生在这座城市里,必然的,然而却没有人真正注意到它。包括事故的主人公也不曾发现。


啊啊,是下雨了吗?当第一滴雨水润湿了纪田正臣的头发时,他终于抬起头。
一个人在池袋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行走,并不是什么好滋味。然而再没有人能陪伴在他身边了,又或者,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。
所以说,没什么好抱怨的。他想。

放学之后故意疏远了两名好友,带着大大的笑容说再见,哪怕是转身后也在微笑。
那一瞬间,纪田正臣就知道自己要离开了。
继续往前走,一步一步走下去,心里什么也不想,或许会更好。将军正在死去——纪田正臣能感觉到这个。黄巾贼的首领不再像从前那么具有威信了,因此对于某些人来说,将军是可有可无的存在。就像傀儡一样,少年是这么认为的,但同时又被给予了一些权力。
真是恶心的家伙,纪田正臣觉得有点反胃。
在这个时候——通常都是这样的,手机响了。少年不知道是谁打来的,但是他还是拿出了手机。

显示的是“龙之峰帝人”也好,“园原杏里”又或者——“折原临也”?啊,都无关紧要吧。

所以他连看都没看就按了接听键。
“喂?”
“在雨中行走可不好哦☆~”
想说“不关你的事吧”,这才是自己的风格,然而更想知道的是“为什么他会知道”。
“喂喂喂,怎么不说话了?”
“……我只是在思考是否要对你说‘不关你的事吧’。”
那边传来诡异的笑声,令人毛骨悚然,“哦,这不是说了么?”
“可它毕竟和你有关,不是吗?”纪田正臣突然露出了笑容,同样诡异,“临也先生……你在看着我吧?”

折原临也沉默了一会儿——仅仅是几秒钟,然后又恢复常态,“纪田君真聪明啊——只要你愿意,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我了哦☆”

他就在那栋大楼里,他就在那里看着。手机的那一边传来戏谑的笑声,那就是回答。
“你觉得我会抬头吗?”声音是微微上扬的,或许那应该被叫做“激动”。
“不会吗?”
纪田正臣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哪怕是临也先生这么说,我也不一定会抬头。我不是沙树。”

三岛沙树是谁?
三岛沙树是纪田正臣的女朋友,折原临也的信仰者,所以说它构成了“折原临也说的纪田正臣也必须相信”的逻辑关系了吗?

“你当然不是她。”
“……而且我再也不想和她扯上关系了。”
“不可能的哦,纪田君。”折原临也近乎残忍地说道,“纪田君你明明知道——你永远也不可能离开她了。”
少年想说“我知道”,仅仅是在想象,却倔强地不肯承认。
有一点是成立的,某一个奇妙的逻辑。纪田正臣永远离不开三岛沙树的同时,是不是意味着他永远也离不开折原临也?开什么玩笑,两个男人在一起只会打架——几年后,少年会长大,褪去“少年”的外壳,还会是纪田正臣吗?

“临也先生,”他突然这么叫道,激动地,又或者是愤怒地,“临也先生?”
“我在听哦,纪田君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他说。
“……”
“我知道。”他重复道,“我知道我离不开她,所以我是不是也离不开你?”


然后纪田正臣突然从白日梦里惊醒,雨水顺着脸颊流下来,狠狠地刺激着他的感官。没有人给他打电话,一切都是他在瞎想。有如妄想症患者一样,幻想着这样的对话,疯狂又渴望地幻想有那么一次对话。
可是哪怕是说出心里话,结局就会变得美好吗?
幻想着这个世界是美好的。可是有人跟你说“一切都会好起来”的时候,,那人也是底气不足。所以说,不会变好的,一切都会继续下去,无论你想不想。

然后他又继续走着。

只要你愿意,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我了哦。

抬一次不会死吧,他想。只是一次,看不到就算了。
他抬起了头,本来想仰视身旁那栋大楼的,然而当视线到达水平的时候停住了。纪田正臣不得不感叹老天真是会折磨人,折原临也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,打着一把黑色的伞。
“在雨中行走可不好哦☆~”那人露出诡异的笑容,白森森的牙齿让少年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“不关你的事吧?”
“哦,纪田君真的是这样想的吗?”
“难道要让我觉得你是为了我好吗?”少年不屑地顶回去,“对于任何淋得像个落汤鸡的人你都会这么说吧。”
啊啊,是的啊,我最喜欢人类了嘛☆
“我确实是这样的人呢,纪田君你真聪明~”

他再次重复着这种梦境,在雨中行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遇上那个红色眼睛的家伙。雨水构成的迷宫将少年包围了,然而他却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实的。

哦,你知道的。
某些事故,醉酒的司机,下雨后那该死的打滑。不是故事——如果你从一开始就看错了,那么你会认为他们会得到美好的结局。
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一切都会好起来?

无法继续下去的故事。哪怕是三足鼎立又怎么样?失去了棋子的你还能继续这残破的棋局吗?

在池袋,在这个巨大的现代化枢纽里,没有人能抵抗它给你带来的命运。比如说,纪田正臣在一次次的幻想里行走在雨中,然而事实上他已经失去了行走的能力。
如果说三岛沙树是幸运的,那么那些幸运大概都被给予了少女吧。上帝在很多时候显得不公平,不,上帝从来不曾公平过。

没、有、一、次、是、真、实、发、生、的。
包括——“我知道我离不开她,所以我是不是也离不开你?”

然而我终究是离开你了,临也先生。
然而我终究是厌恶做一颗棋子,临也先生。

然而我终究是不如某些人一般,吸引你的目光。众人皆知,弃子是没有价值的。

+FIN+


后记:又是一篇不知道想说什么的东西,最近真是觉得心情复杂,但不是悲观啦。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name
title
color
mail
URL
comment
password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截止日期+
09 2017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崩坏的倒计时+
主人寄语+
Author:Sheffield/青
E-mail:enit_ss@126.com

近期
- HP/DM/HP
- Tony×Maxxie
- 折原临也×纪田正臣

2011年
- Skins
- Lie to me
- Glee
- The Big Bang Theroy
- SPN可能

九型人格第四型 悲情浪漫者
检查者ISTJ

♥其实博主她基本上是个废♥
回忆录+
事件薄+
地平线+
free counters
有氧呼吸+
Powered by Ninja Blog Photo by COQU118 Template by CHELLCY / 忍者ブログ / [PR]